一本小说网

Chapter 24 万箭穿心(1 / 2)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1

时音在车上忍得很拼命。

曾经那么爱一个人,说过如果分开就是弄死她和弄活她的区别,现在走得悄无声息,一个招呼一个眼神都不留给他,把他像孩子一样丢弃在路旁,以为天荒地老的爱情说结束就结束,车子一路呼啸,也就这样了。

原来丢掉一个人比被丢掉更难受。

芝爱收到过一条短信,是阿兰问她在哪里。

时音叫她关机。

车子已经在黑夜的马路上行驶一个小时,芝爱犹豫良久才愿意关机,这时候,又有一条短信发过来。

她看了良久,轻轻喊:“姐……”

时音红着双眼从后视镜中看她。

“她们说,席闻乐出车祸了。”

感觉到司机的车速减缓,时音很快回:“别理,那是他的把戏。”

芝爱不再说话,司机朝她看了几眼,时音生气:“你专心开车,快一点!”

“你们想去哪里?”

“一直往前开,我没说方向就往前开!”

“冷静点。”芝爱说。

她一说这三个字,脑子里冲进来的是席闻乐沙哑的声音,时音摁着额摇头。

又有短信提示声,芝爱低头看,时音再次从后视镜中看她。

她说:“阿兰把医院地址发给我了,他在那个医院里。”

“把手机关了。”

“或许他真的……”

“不可能,”时音咬着字讲,“我知道他这个人,让阿兰发假消息这种事他做得出。”

后来再无人说话,芝爱关了手机,车子一直开一直开,开到凌晨破晓,时音始终望着车头发呆,芝爱睡着了。

天边晨曦微显,沿路是大海,司机问:“要不要确定一下目的地?”

她抽了口气,看往窗外:“不要,你就一直开下去。”

……

车子驶过沿海公路,驶过曾经和席闻乐在车内热吻的那个路段,海风比那时刺骨,海面也比那时灰暗。

——你能不能放芝爱?

——不放。

——我们如果不是夫妻,肯定做不了朋友对不对?

——对。

那我们就只能永远都不见面了。

司机后来把车开到了城市最边缘的地段,时音当天早上在那儿的沿海小区租了一套三室一厅的低价公寓,安置自己和芝爱暂住。

要防席闻乐,就不能逗留市中心,不能住人多的地方也不能坐飞机去其他城市,只能不露一点踪迹地定居到这个城市最低调最平凡的角落,然后做好半个月不出门的打算。

这半个月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月份,下过大雪与冰雹,从房子阳台一眼望过去的冬季海面死气沉沉,没有一点吸引人生活下去的色彩。

时音刚来的一个星期说话不超过三句,她的白天用来睡觉,晚上就失眠发呆,跟芝爱交流的话很少。这样的状态一直延续到半个月后的傍晚,她从楼下的小卖部回来,手里拎着一袋子罐装啤酒。

芝爱正在收拾新买的冬衣,当初离开别墅时走得急只收拾了四五件衣物,这些衣服再撑撑不过两天,就去附近较便宜的服装店买了几件,同时买了些食物与书籍,还给时音添了一套厨具。

时音把购物袋放小厅餐桌上,说:“把厨具退回去。”

芝爱正把食物放进柜子,侧头看她。

“我们已经不是以前的经济状况,在我身上能少花就少花点,厨房有旧的能用,你买的这个退回去吧。”

“姐,你对厨具一直……”

“我已经没有以前那些高要求了。”

芝爱不说话,继续往柜子内放食物,良久才应:“恩。”

到了晚上,时音重新把啤酒拿出来,她在和芝爱合睡的卧室中央摆了张小桌子,把啤酒放上面,拉开拉环。

芝爱坐在桌子对面欲言又止,时音把两个拉环都拉开了,一罐给她一罐给自己,说:“你别担心,我就买了两罐,喝完就好了,不上瘾。”

说完举起啤酒看芝爱:“敬我以后……独立的未来。”

芝爱拿自己身前那罐,时音跟她轻轻碰一下,然后闭着眼喝,芝爱看着她一口喝下三分之一的啤酒。

好像真的决定走出来阴影的样子。

芝爱喝一小口,时音把喝剩一半的啤酒罐放桌上,屋外寒风凛凛,与阳台相连的门玻璃上发出一阵阵被空调管子击打的动静。

“真吵。”芝爱说。

时音说:“你问问看席道奇,有没有能力悄无声息地帮你办转学手续。”

话题来得突然,空调管子的声音都仿佛轻下来,芝爱捕捉到重点问:“姐,只有我的?不办你的?”

“办我的就太引人注目了,但是你不能不读书,你必须拿到学位才可以立足,以后也有资本做事。”

隐约听出她话里的意思,芝爱伸手握她的手:“那你的呢?姐。”

“我工作啊。”

时音说得云淡风轻,芝爱问:“你不读大学了,不要学历?”

“我怎么可能还去读,我供你差不多了,这样子正好你毕业后也不用迷茫,我直接帮你累积社会经验。”

“姐,你的专业课成绩比我高。”

“我赚得比你多。”

芝爱一时语塞,时音反握她的手:“就这样吧。”

一个人生决定就这样悄悄做下来,话音刚落,顶上的空调突然发出一声泄气声,暖气的供应随之停止。

空调坏了。

偏偏在这时候,偏偏在一年中最寒冷的这时候坏掉,时音起身收拾啤酒罐,芝爱说:“我去找房东。”

“跟你一起去。”

房东住在上层楼,时音与芝爱披着外衣到门前,轻叩两声,没有动静。楼外面本来就冷,楼道里更阴凉,才不过站半分钟手脚就全冰,时音又叩了两下门:“贾太太?”

还是没动静,她看了看时间,现在晚上九点半,郊区的人睡得早,房东一家大概是睡了,可是视线下移却看到透着灯光的门缝,时音叹口气:“贾太太我们卧室的空调坏了,能让你先生帮我们看一看吗?”

隔壁的门倒开了,亮光透进楼道,半裹着被子的女人将头探出来提醒:“哎小姑娘,声音轻一点,我女儿刚做完作业睡觉被吵醒了,我老公上夜班,好不好?轻一点,你们房东太太一般八点半的时候就睡了,叫了几声叫不到就不要找了,明天白天再找。”

“我们的暖气坏掉,想今晚……”

“暖气坏也不要紧多盖几条被子,太晚了小姑娘,年轻人熬一熬。”

房东的门不开,又被邻居这样劝告,时音与芝爱都无话说,两人正要走,邻居说:“等一下。”

等了半分钟,看见这女人从自家抱出一条厚被子来:“喏我看你们两个蛮娇气的,怕冷,对不对?今天晚上呢不好意思叫你们不要修空调,不过我借你们一条被子盖,这样子可不可以?”

“……谢谢。”

最后暖气没修成,带了一条被子回来。门关上却还冷,比刚刚在楼道中还冷,芝爱进卧室才发现原因,通着阳台的玻璃门右上角居然被空调管子给砸出个小口子,风从那口子与裂痕里咕噜咕噜地涌进来,往整个房间灌满西北风。

时音从柜子中翻找出透明胶贴住缺口,没贴怎么严实,手掌侧面还因快速摩擦玻璃裂口处而刮破,她一声不吭地将窗子弄好才回来擦伤口,芝爱递纸巾给她。

“芝爱,”她处理完伤口,沉默半晌说,“可能我们两个真的太娇气了。”

芝爱没说话,这个时候因为一些莫名的难过,不知道说什么话。

那天晚上,房间没暖气还被灌冷风,再厚的被子压下来的只是重量而无暖意,时音闭着眼把芝爱蜷抱在怀里,两人互相汲取温暖。

到凌晨才冷着身子睡着。

2

离开湖边别墅后一下子切断了经济来源,父母亲陆续走了,外公和外婆在她们小时候就被债务拖垮了,家里亲戚这么久不联系也没一个依靠得上的,就连慕母葬礼时也没来几个,所以这世上真的只剩时音和芝爱两个人相互依存,她没打电话给慕西尉,接下去的生活完全靠自强。

又半个月过去,学校马上就要开学了,席闻乐没有一点动静,时音倒接到一通柏先生的电话。

她不知道柏先生是怎么弄到她新手机号的,一接通就听出了他的声音,于是说:“不好意思席先生,我没有做到你期望的事情,在温博甫的事上一点忙都帮不上,恐怕以后也不会帮忙了。”

“哦,”柏先生回,“没关系,博甫已经回来了。”

犹豫一会儿,问:“他自己逃出来还是?”

“阿乐把他送过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时音轻轻地应。

然后电话两端长久没有对话,她不知道该不该挂,就在想挂的时候,柏先生说:“时音,我很抱歉让你牺牲你的感情来营救我的儿子。”

“我其实没出力。”

“阿乐受你影响。”

“席先生你不用说这样的话,我原来也没有要帮助你的意思,”时音顿了顿,“你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“你说。”

“两个儿子在你心里的地位到底谁轻谁重?你为什么会有把财产给温博甫的想法?”

柏先生笑了笑:“我从始至终都没有把财产给阿乐以外的人的想法,时音,我给他的是果决的判断力与睿智的决策能力,这些他从小就开始从我这儿拿,如今已经拿完了,而财产是他母亲留给他的成人礼,我只暂为保管,绝不可能私自挪动。你听说的那件事只是误传。”

“那么地位呢?”

“阿乐很优秀,因为他有一个非常优秀的母亲,他现在所得一切都与他相匹配,我不用担心他。而博甫,当他的人身受到伤害时,我必须对他承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。”

“我明白了席先生,我没疑问了。”她讲到最后,轻轻说,“至少知道你没有偏袒任何一个,心里舒服了一点。”

“时音,”他接着说,“我现在想供你和你的妹妹读书,你肯不肯接受?”

她听进耳里,还没说话,柏先生往后说:“不是免费的供,等你毕业工作后再分期把学费还给我,怎么样?”

柏先生考虑得很周到,完全照顾了时音的自尊与脾气,这个条件也十分诱人,听上去是他为答谢温博甫的事情而帮助她解决难题,但心里实在不想再依赖和席闻乐有关系的人事物,踌躇了半天,她回:“席先生,我希望你帮我一个忙,你能不能在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帮我妹妹办成转学手续?接下去的生活,我们可以自己解决,我只想这样,谢谢。”

芝爱迟迟办不下来的转学手续在拜托柏先生后两三天就利落办成,芝爱被转去了一所靠近沿海的重点大学,专业依旧是那个专业,也不用等什么麻烦手续,更不会在总校留下档案与记录——这样子就没人知道她消失去哪儿了。

她们彻底消失在席闻乐所能掌握的世界里了。

3

芝爱在大学申请了奖学金,而时音在找到正式工作的空窗期前,先在芝爱所读大学的食堂找了份临时工,一天八十。

她长得好看,不差一星期,所服务的餐位前就有了固定食客,大多是男生,也有学校艺术系的一些女生,她们想她当自己毕业作品中的女主角。

她们说:“我们付钱的。”

“会放到网上吗?”

“会,拍好了都会放网上。”

时音记录她们点的菜,摇头:“找别人吧,我演不了戏。”

“你很上镜的!”

时音一直保持很淡的笑,依旧摇头。

二月末,寒气还没退,一直下雪。

不久,追求她的男生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。

现在这大学没人知道她是谁或者她曾属于谁,他们只知道她与他们同龄,没有谈恋爱,家境不好,性格文静,有一个领着奖学金的妹妹,以及姐妹俩都不是一般的漂亮。

一开始有人邀她参加聚会活动,或者唱k,看电影,她都摇头。有人想到了些文艺的招数,给她写歌,为她收集520位路人赞美,再或者在食堂的留言簿上写下自创的七言律诗,隐晦地邀她看一个下午的书或者听一场小众音乐会,她并不领情。

后来有人自以为摸到了门路,在结账时把数张折成玫瑰状的一百元塞进她衣服的口袋,说:“小费。”

他们是所有追求者中偏富家子弟的那一类,也是白天醒着只为泡妞的那一类,时音大都不与他们说话,那一次把几张一百元从衣袋中拿出来放桌上,告诉他们:“食堂规定不收小费。”

“拿吧,上回那个妞也收了。”

旁边有一桌女生和几桌男生围观,时音回到厨房喊了另一个阿姨负责那桌。

食堂里有个勤工俭学的女学生跟时音一道工作,叫百莉,她在这件事发生之后,好奇地问时音:“你认识罗子皓那帮人啊?”

“什么皓。”

“罗子皓,刚刚说给你小费的那个人,长得有点帅的那个。”

“不认识。”时音将单子给厨房,随口应付。

“那就是他想认识你。”百莉把双肘搭在竖起的菜单上,笑眯眯地说,“他是我们学校数一数二的富家公子,管理系的,三天两头不来学校,上一次来的时候带走了跟我一起打工的一个女生。”

时音点头。

“上一次是三个星期前。”百莉补充。

她依旧点头。

“哎,你不动心?”

(https://m.1bxsw.com/shu/83/83318/509510.html)

一本小说网最-新-网-址:www。1-b-x-s-w。com手-机-版-阅-读-网-址:m。1-b-x-s-w。com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