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本小说网

深寒皇冠(1 / 2)

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1

从一开始的无法相信,到现在的心灰意冷。

一个月,毫无席闻乐的消息。

她曾拨过他的电话,听到的是冰冷的已关机提示,她翻过报纸,从财金到八卦没有一点点席家的消息,就像这个大家族一贯保持的不显山不露水。她日等,夜等,等来的只是席家的一名司机。

司机为她送来了三个上市公司的股份转让协议,时音清清淡淡坐在沙发上,全家人都在场,司机说:“栗大管家代表少爷感谢慕小姐三个月的陪伴,这些股份是对慕小姐身体上的补偿,您签个字,就都是您名下的了。”

时音没有丝毫变化,芝爱问:“他本人呢?”

司机无可奉告。

“这是分手礼物是吗?”

时音问出口,浮躁的空气安静下来。

慕羌重重将杯子扣到桌面上,慕母紧攥领口的珍珠项链,司机默认,时音在那刻闭起眼,手抓着膝上的裙摆,默默撕心裂肺。

恋爱像烟火,恋爱像雪花,恋爱短命。

“能麻烦你送我去一个地方吗?”

“慕小姐您说。”

时音让司机将她送上山,到达他的别墅后,她一人站到紧闭的铁艺大门前,雪下很大,她慢慢地握住门上的铁栏,透过铁栏看这座别墅,看那个曾有过最亲密一夜的房间。

这高耸的大门永远都不会再开,也再没有人会出来迎她,她颤着呼吸看,在寒风中冻得没有知觉,后来紧紧闭上眼,握得越来越用力,指关节都发白,眼泪从眼角滑进脖子,鼻尖泛红。

才不过一个月,为他哭两次,一次要生,一次要死。她在这里给出了一切,而他将她从人间带进天堂后狠狠放手,任她进地狱,落得粉身碎骨。

司机上前问是否送她回去,她深深咽一口气:“告诉你们少爷……我等他三天。”

“慕小姐,我很想帮你,但我的话是传不到少爷那边的,栗大管家只让我带话,不听回话,这也是少爷的意思。”

“我等他三天。”时音只讲这句,有气无力地转身,“他知道我在哪里等他……”

她独自上山。

她要一个他不要她的理由,然后再分手……也没关系,可是这三天,她在他送她的木屋里不吃不喝地等,他也不来。

不来。

不来。

雪落了三天,冰寒三尺,木屋门被踹开时看到的也不是他,慕西尉将她一把从床脚抱起来,芝爱握紧她的手,她的意识逐渐消失,脑海里一片混沌。

又过了一个月。

学校开学的前两个星期,事情已经传遍,因为时音的状态太差太明显。

即使有芝爱陪着也失神落魄,难得独自一人进医务室休息的时候会听见外面走廊上女生的对话,八卦的口吻夹杂无恶意的笑声将她近来的状态一一描述,然后聚在一起猜内幕,时音听着,背部顺墙面慢慢地滑下。

也去过射箭部,想着那里是最安静的地方,连温博甫也不在,可越安静心就越痛,目视着寂寞的前庭,魂魄随时都会被抽走。

忘不了。

这里一人一物一言一语都提醒着他曾经存在的记忆和气息,再努力也忘不掉,偏在她爱得最认真的时候走掉,被伤得体无完肤。

再次体无完肤。

……

一整天都是食不知味的样子,放学时特意让芝爱找不到,时音独自出校门,两个月下来身体瘦弱,单薄得像随时都会被风吹走,但也只有在刺骨冷风里才感觉一点活着的味道,一步一步,双眼无神。

校门口总有一个人在等着她,等了几天已经记不起来了,他天天开来跑车捧着花来等她,不厌其烦地介绍自己是北颀的同学,满脸真诚地发誓要耗持久战,直到追到她为止。

是个黄头发的家伙。

席闻乐有花粉症,所以他从来不送她花,他做过纸叠的玫瑰,做好后随便夹在了她的课本里,时音还记得那是数学讲义的第69页,他当时在帮她补习关于函数的难题。

稍微想起一点点,心又痛,她皱着眉头,男生锲而不舍地跟在后面邀请她上车。

“我的卡给你,你要什么随便你买,或者我们从朋友开始做起,卡依旧给你,好不好,好不好?慕时音。”

芝爱不在身边,再怎么毫无反应都甩不开男生,时音慢慢侧头,男生立刻将花递到她眼前。

周遭学生经过看,她的眼睛没有波澜,淡淡地问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“你做我女朋友!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我对你好!”

“然后呢?”

男生笑意收起,正在想的间隙,她身子不怎么稳地向他走一步:“没想过要开房吗?”

“……!”

“没想把我带进宾馆吗?没想看我在床上的样子吗?没想要我吗?”

她说一句,近一步,他就退一步,嘴巴都半张,四周学生诧异地交头接耳。

“好啊。”没等他反应,时音苦笑一声,“给你。”

他才上前一步,慕西尉突然出现,他快手将时音拉到身后,另一只手腾出来揪紧男生衣领,花束猝不及防地摔到地上,慕西尉以准备揍人的姿势指着他:“滚。”

“我靠你是……”

“她哥!”

男生仓惶而逃后,慕西尉下一个就将准备走的时音抓住,握紧她肩膀时快将她整个身体都提起来,时音长发虚弱晃荡,他重重落话:“你在干什么!”

“你不也是吗……”她声音哑,“你只是因为没得到所以才不走啊,你们不都就想要这个吗!”

“你脑子坏了!”他直接将她拽上车。

一路拽回慕府,时音手腕都通红,二楼的北颀一见她就硄硄冲下来:“慕时音!你小三!”

慕西尉把她护住,北颀直接扑撞向大厅地面,但她的盛怒抵过疼痛,快速爬起来把正上楼的时音拉住:“下来!”

这回连慕西尉都没抓住她,时音滑摔到大厅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,手肘与膝盖酸痛,北颀掐准她后颈大喊:“抢我男人!你抢我男人!”

“慕北颀你给我滚边上!”慕西尉烦得大吼,把北颀拉起来。

时音边咳嗽边移向茶几,北颀挣脱慕西尉再度冲上来时,她抓住烟灰缸,一回头就冲着头上砸!

北颀懵在原地,带血的烟灰缸掉地上,时音仍在咳嗽,她喘着气看刚刚电光火石间挡在北颀面前的慕西尉,他的头被她砸破了口子。

场子这下才算稳下来,fancy这些人从四面赶来,慕西尉在被人看见之前一把将时音扛上肩,经过北颀警告:“说出去我剁了你嘴!”

北颀被他凶得话也应不利索,时音则被他扛上楼,直冲卧室丢进浴缸。

缸内是满满的冷水,时音瞬间都湿透,撑起身体急速咳嗽与喘气,慕西尉又拿了镜子进来,扣住她后颈逼她看:“你觉得这样的你他会要吗?!”

“我光彩熠熠了他就要了吗!”

“他不会!所以你就不活了是不是!”

“你以什么立场说我?你也是不要过我的人!”

“你过得一天比一天好后我后悔过!但现在看见你这副样子我很庆幸当初把你甩了!”他朝着时音狠看,“你不自重没人爱你!”

“所以我连难过都不行,就必须整天笑脸以对当自己还是以前那个模样?”

她哭着,慕西尉毫无置疑地点头:“你可以难过一个月,但你不能难过两个月,三个月,四个月五个月!”

“哥凭什么连姐难过的权利也要剥夺?”芝爱的嗓音突然从浴室门口传来,慕西尉一说完她就反驳,走进来拿浴巾麻利给时音披上,直视他,“哥能不痛不痒,因为你永远是被爱的那方,你根本不能感同身受,凭什么来向姐姐说教。”

说着时眼眶内潮湿,芝爱把湿漉漉的时音抱住:“你以为对姐激将就好,你怎么就不怕撕开她另一个口子,非要把姐弄得粉身碎骨你才满意!”

“你有你的理我有我的理。”

“现在不是讲理的时候!”

“那你就看她颓废!”

两人也快要吵起来,时音突然出声:“对不起……”

慕西尉与芝爱都看她,她通红着眼望芝爱,因为听到感同身受这个词,因为终于切肤体会被深爱的人抛弃的痛,因为这样才猛然察觉自己对芝爱的伤害之深,所以越来越不能原谅自己,握她手的霎那崩溃哭出来:“对不起……”

芝爱也掉泪,她的难过已憋了好久,屈膝抱住时音,把她身上的体温紧紧留住,时音哭。

慕西尉疲惫坐到浴缸旁,他用袖口擦开额头上的血,不再说话。

……

这个冬天曾经多么热,这个冬天后来那么冷,失了一些东西也回来一些东西,再多的语言都苍白,只记得那年的雪下得最美。

2

两年后。

高考分数出来的那天晚上,下了一场不小的雨。

酒吧外面的交通因狂风暴雨堵塞,酒吧里面气氛热闹,不少学生都聚在这开毕业派对,人潮拥挤,音乐燥耳,时音就在这种环境下被吵醒。

包厢只剩她一个人,桌上都是喝过的酒瓶酒罐,身上满是酒气,扎在头发上的皮筋也不见了,她颓靡地翻找了会儿,没下落,就不再管,拨着微微凌乱的长发出包厢,一路磕磕扶扶,到吧台,哑声说:“whisky。”

酒保递威士忌给她,她一口喝,鼓着嘴回望吵闹的整个酒吧,眯着眼睛咽下,而后有气无力离开吧台,酒保问:“要不要call你妹妹接你?”

她摆手摇头,但是身体已经与别人擦撞,那人站得稳,时音摔在地上。

酒保从吧台内伸脖子关心她,撞她的人低眼一看,咧嘴笑:“哎呀,真巧啊。”

时音身体内血液已被酒精因子占据,反应迟缓,看着俯身到自己面前的人,眯半天才认清,无心去搭理,那人身边的伙伴问:“北颀,谁呀?”

“你们不认得了?”北颀像是很惊讶,回头看她们,“我妹妹,你们以前在我家见过的。”

“不会吧,”女伴不相信,弯腰盯时音,“这是你妹妹?“紧接着起身嗫嚅:“怎么变了这么多……”

时音吃力地去扶吧台旁的椅子,她脑子实在太昏,摔一跤后胃里难受,但在即将起来时,北颀暗踩上她的脚踝,她猛一皱眉忍住痛,人也瞬间没了力气摔回原地,北颀高高在上抱着手臂,向女伴发问:“我说的吧,我瘦下来就是她的样子,现在你们看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?”

北颀的确比两年前瘦了许多,身材丰满地恰恰好,跟时音这两年沉溺酒精而几乎坏掉的身子是一个天一个地,时音被强扣下来听她得瑟,北颀滔滔不绝。

“那……”有一名男生插嘴,“可以给我你妹妹的电话吗?”

“好,当然可以!”北颀回身往人堆找那男生身影,说,“但她现在可不相信男人了,你有点困难哦!”

“为什么?”男生问。

北颀收回视线,低头看时音,还没开口,另一方先声夺人:“因为两年前她被一个人玩腻了丢了,她受到太大刺激,搞到现在连高考都落榜,这可都是你们男人的错啊。”

高衫依慢慢走到这圈子内,看着地上的她,再看北颀:“你好,你是她姐姐吧,我是她的同班同学,我们班正在这附近的包厢开毕业会,没想到出来透一个气,就让我看到唯独缺席的你妹妹了。”

北颀不说话,只在暗暗的酒吧灯光下向高衫依笑一个,两人在坏心眼儿上达到心有灵犀的程度,高衫依蹲身扶时音:“我送你回我们包厢吧,时音。”

扶她的时候将手中饮料悄声浇到她裙上,时音也只默默看着这个行为的发生,她醉得深了,脑子转不动,嗓子被火烧,整个人意识模糊,高衫依赶紧作慌乱状收手:“天,对不起。”

说着左手从吧台抽纸巾,右手又要来一杯鸡尾,正要更加放肆倒下去的时候,周围人群突然被破开。

北颀看到芝爱,神色有些紧张,马上退缩到朋友堆中,高衫依也迅速住手,想藏鸡尾酒但被芝爱看到,芝爱冷着脸将她手中杯子啪一下拍在地上,丝毫不给面子,眼神也可怕,高衫依所做的就是心悸后退,芝爱再回过头盯北颀一眼,北颀发抖。

酒保悄声放下电话。

周围人都被这气场吓到,纷纷不再说话,芝爱紧接着扶时音,时音头痛得摁额,芝爱轻轻说:“姐,我们走。”

……

一出酒吧就吐了,时音憋很久,芝爱扶她的手臂,在她后背轻拍。

吐完后才觉得神清气爽许多,道路上满是积水,一切都显得杂乱,她扶墙走,芝爱慢慢放她的手。

“没事你回去继续毕业派对……”她安慰芝爱。

“我陪你。”

时音还在醒酒,芝爱坚持,就任由芝爱撑伞跟在后,她沿着街边走,吹冷风,头发已经全湿,不知走了多久,包里手机响。

靠墙,低头翻包时长发从一边脸庞滑下来,手机响着,她将发捋到耳后,芝爱看着她那微微颤抖的手指,长发不过两秒又漏了下来,手机还没找到,她又将头发顺到耳后,手机一直响一直响,她翻找包的动静越来越大,芝爱这时上前摁住时音的手,帮她从包中拿出随手翻到的手机,时音看到后才慢慢平静,闭眼深呼吸,接手机。

“姐,你不能再碰酒了。”

时音的手不受控制地细小抖动,芝爱继续说:“你已经有严重酒精依赖症了。”

她并不听,转身听电话,才刚想继续向前走,步子忽然停住。

面前正对的滑雪俱乐部会所门口,一辆车停下,一个熟悉的人下来。

那是一种斗转星移物是人非的悲凉,严禹森边听手机边低头进会馆,从车子到门前一路都有人前呼后拥迎着他,时音怔怔站原地,严禹森忽地在门口停下,或许是感觉到这一股执着的视线,遥遥看过来,时音迅速拉芝爱躲到花圃后面。

从未这样狼狈过,她背靠围墙紧咬唇,两年了,到现在仅仅是看见一个跟他有关的人还是要崩溃,再怎么整理自己也是做无用功,手心揪紧胸口围巾,因用力而发抖。

足足五分钟后才走出去,那时严禹森已经进会馆,会馆门口立着即将二十周年庆的牌子,提示大型的香槟酒会还有一个月开幕。

“姐,”芝爱提醒,“手机。”

她瞬间想起电话,立刻把手机放到耳旁。

“小姐。”那边等候许久fancy开口,凝重地说,“夫人在医院。”

3

医院消毒水刺鼻。

时音与芝爱快速穿梭在光线硬冷的白色长廊中,找到病房门,推门直入。

慕母刚从一场晕厥中醒来,一身劫后余生的虚汗,脸还没恢复血色,时音到病床前握她手:“妈。”

“你又把自己弄成这样……”这是慕母说的第一句话,大概是闻到时音满身酒味,fancy正在替她整理长久住院的物品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时音问向fancy,fancy看慕母脸色。

“说啊。”她强调。

“也就是从楼梯摔了一跤。”慕母搭话。

“fancy你说。”时音不管,“无缘无故怎么从楼梯摔跤的?”

“夫人……”慕母苦心暗示,但fancy却不听,委婉说实话,“夫人与老爷有一些不合意见。”

“什么不合意见闹得人都摔楼梯,进医院也不来关心!”

“大小姐……”

“说啊,你知道什么都说。”

“你爸要认个干女儿。”时音咄咄逼人,慕母最后只好放弃帮慕羌开脱,主动替fancy说,自已都觉得这事丢脸,干脆闭起眼睛来。

“说关键。”芝爱也知道这件事,话里带话,“那个干女儿,有一个单身又美貌的艺人老妈。”

时音懂了。

当时面上没表露,尽心尽力安慰母亲,照顾她睡下后才启程回慕府,她上楼速度很快,刚进回廊就看见从书房走出的慕羌。

“我有事跟你谈,关于你想……”话边走边说,说到这里哑然一顿,因为看到紧跟在慕羌之后的还有一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,女人衣着高级定制套装,脖子戴着珠宝首饰,手提名牌包,笑容璀璨夺目,完美得如同在镁光灯下,两人正细聊什么事情,慕羌的手摆在她腰后,她巧笑嫣然,不时用手拍打他的肩。

连人都带回来了。

时音心冷,慕羌面对女人满带笑容,转到时音这边就背手眯眼:“有事?”

(https://m.1bxsw.com/shu/83/83269/503079.html)

一本小说网最-新-网-址:www。1-b-x-s-w。com手-机-版-阅-读-网-址:m。1-b-x-s-w。com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